紀檢監察
當前位置 : 首頁 > 黨的建設 > 紀檢監察

為什么對黨員公職人員追責問責沒有追究時效?

發布時間:2021-05-17 來源:安徽紀檢監察網 撰稿人: 點擊量:2153

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原黨組書記、院長張林才退休3年多被查,福建省人民防空辦公室原黨組書記、主任黃家銘退休近5年被查,山西省呂梁市委原常委、秘書長李小明退休不到1年被查……今年4月以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已經報道了20余名落馬官員在退休后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退休不“褪責”,黨的十八大以來,對退休干部違紀違法案件的查處,彰顯了黨中央有腐必反、有貪必肅的堅定決心。全面從嚴治黨絕沒有“平安著陸”的說法,黨員違紀、公職人員違法的,不論是現行犯還是既往犯,都必須受到責任追究。

追究時效,是法律規定的對違法犯罪人員進行責任追究的有效期限。在規定期限內,主管機關有權追究違法犯罪人員責任,超過了規定期限,就不能再追究其法律責任。法律規定追究時效,并非放縱違法犯罪,而是基于明德慎刑、寬嚴相濟的中華法治傳統和罪刑法定、罪責相當的現代法治理念。考慮到違法犯罪人員在一定期限內沒有再實施新的違法犯罪,說明其已不再具有社會危害性,受害人也未提出控告,因此可以不再追訴,這有利于司法執法機關及時查處現行違法犯罪,維護安定團結的社會秩序。我國法律規定了犯罪追訴時效和行政違法追究時效制度。《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下簡稱《刑法》)第八十七條根據不同罪行法定最高刑規定了5年、10年、15年和20年不等的追訴期限。《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一般追究時效為2年,特殊追究時效為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二條規定了6個月的追究時效。

黨內法規對黨員違紀、法律對公職人員違法規定了終身追責問責制度。《關于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規定每一個黨員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違反黨的紀律。《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第十六條規定對失職失責性質惡劣、后果嚴重的,實行終身問責。《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以下簡稱《紀律處分條例》)第三十六條規定違紀黨員在黨組織作出處分決定前死亡,或者在死亡之后發現其曾有嚴重違紀行為,應當開除黨籍或作出違犯黨紀的書面結論和相應處理。《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以下簡稱《政務處分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已經退休的公職人員退休前或者退休后有違法行為的,已經離職或者死亡的公職人員在履職期間有違法行為的,雖然不再給予政務處分,但是可以對其立案調查,按照規定相應調整其享受的待遇,對其違法所得依法沒收、追繳或責令退賠。

 

終身追責問責凸顯紀嚴于法

終身追責問責是由黨的性質和使命決定。《中國共產黨章程》開宗明義指出,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黨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核心,要始終走在時代前列,保持先進性,適用于黨員的紀律必然嚴于適用于公民的法律。如公民開豪車、出入高檔會所并不違法;但黨員特別是領導干部在日常生活中享樂主義盛行,講排場、比闊氣的,屬于違反生活紀律,違規去高檔會所的則屬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等等。我們黨從成立之日起,就把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作為自己的初心和使命。我們黨沒有自己特殊的利益,必須正確運用手中的權力,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就需要紀律而且是高標準的紀律作保障,才能保證權力不被濫用。

終身追責問責是黨員、公職人員特殊身份的要求。黨員宣誓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隨時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公職人員依法行使公共管理職權,忠誠公正、清正廉潔、道德高尚是其一生不變的追求。加入中國共產黨、進入公職人員隊伍,就具有特殊政治身份,就要在黨憂黨、在公為公,為黨和國家盡忠盡責。黨章和黨內法規規定了黨員的權利義務,《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等法律法規規定了公職人員的權利義務,而且義務在先,權利在后。其理論基礎是權利讓渡,黨員基于黨性原則,公職人員基于責任擔當,對公民權利的自我限制和公民義務的主動擴張具有主動性和自愿性。

終身追責問責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需要。黨要管黨,首先是管好干部;從嚴治黨,關鍵是從嚴治吏。黨員、公職人員手中握有權力,權力就是責任,濫權必須追責。領導干部任職有年限,但責任是終身的。必須加強對權力行使的監督,從嚴劃定紀律紅線、設置法律底線,督促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守責、盡責、負責,依紀依法、公平公正、廉潔嚴明用權,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維護國家長治久安。

 

準確把握追究黨紀政務責任沒有追究時效的要求

已經退休的公職人員退休前或退休后有違法行為的,已經離職或死亡的公職人員在履職期間有違法行為的,因其不再具有公職人員身份,不再給予政務處分,但監察機關可以進行調查處置。如某無黨派的公務員陳某在2018年退休,2020年收到反映其在十八大后大肆收受紅包禮金的問題線索。監察機關調查查明陳某在2013年至退休前共收受管理服務對象紅包禮金10萬元,經深挖細查還查明陳某2017年因監管失職造成國家直接經濟損失20萬元、退休后違規經商獲利30萬元,違反了對公職人員的廉潔要求和工作要求,情節嚴重,應當給予重處分。因陳某不是黨員、也不再具有公職人員身份,不適用黨紀政務處分,監察機關應當根據《政務處分法》第二十七條等規定,沒收其違法所得40萬元,并相應調整其享受的退休待遇。

公職人員涉嫌職務犯罪,適用刑事追訴時效規定。公職人員涉嫌貪污賄賂、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重大責任事故以及其他職務犯罪,未超過《刑法》規定的追訴期限,監察機關經調查認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四十五條規定,制作起訴意見書,連同案卷材料、證據一并移送人民檢察院審查、提起公訴。把紀律挺在前面,避免黨員帶著黨籍蹲監獄、公職人員坐牢領工資等問題,根據《紀律處分條例》第二十九條、《政務處分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紀檢監察機關一般應當先作出黨紀政務處分決定,再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公職人員涉嫌職務犯罪,如果超過了《刑法》規定的追訴期限,不得再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但可以依法給予黨紀政務處分。如在2020年,某縣監委經立案審查調查,查明該縣財政局黨組書記、局長王某2013年違規發放津補貼5萬余元、2014年在干部選拔任用工作中收受他人賄賂8萬元的違紀違法事實。根據《刑法》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為他人謀取職務提拔受賄1萬元以上不滿10萬元的,法定最高刑是3年有期徒刑,追訴期限是5年,到2020年已過法定追訴期限,依法不構成受賄罪。雖然不能再追究王某的刑事責任,但王某的行為構成了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反組織紀律和廉潔紀律,違紀性質嚴重,紀檢監察機關應當根據《紀律處分條例》給予黨紀重處分。根據規定,對具有黨員身份的公職人員,給予黨紀重處分的,一般應當同時匹配政務重處分。王某的行為同時構成了嚴重職務違法,應當根據《政務處分法》等法律法規給予政務重處分。

 

職務違法犯罪以外的其他違法犯罪行為適用有關法規

黨員、公職人員涉嫌職務違法以外的其他違法,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由公安機關管轄,行政違法由行政主管部門管轄;涉嫌職務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的,由公安機關等管轄。紀檢監察機關應當與相關司法機關、執法部門加強溝通協作,在審查調查工作中發現黨員、公職人員涉嫌行政違法或者其他犯罪的,一般應當移送主管機關處置;司法機關、執法部門發現黨員、公職人員涉嫌違紀或者職務違法、職務犯罪線索,應當移送紀檢監察機關處置。

黨員、公職人員涉嫌普通犯罪的,適用刑事追訴時效規定。犯罪未過追訴時效的,公安機關等在偵查終結后,應當按照管理權限及時通報紀檢監察機關并移送相關材料,紀檢監察機關原則上應當在檢察機關決定提起公訴或不起訴前作出黨紀政務處分。如2020年8月,黨員干部黃某犯交通肇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1年6個月,紀檢監察機關收到生效判決書后,依據《紀律處分條例》第三十二條一般應當給予開除黨籍處分或者經報再上一級黨組織批準后給予留黨察看處分,并根據《政務處分法》第十四條給予開除公職或者經報上一級監察機關批準后給予政務撤職處分。

黨員、公職人員行政違法的,適用行政追究時效規定。公職人員因違法被行政處罰,并不必然要給予黨紀政務處分,如黨員干部駕駛車輛闖了紅燈,被公安機關處以扣分和罰款處罰等一般行政違法情形,不需要通報紀檢監察機關。只有當違法行為情節惡劣,損害黨、國家和人民利益,應當追究黨紀政務責任的,如因涉黃賭毒受到行政處罰或酒駕等其他違法行為受到行政拘留等性質嚴重、影響惡劣的,行政主管機關依法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后應當按照規定通報。紀檢監察機關應當根據生效行政處罰決定認定的事實、性質和情節,經立案核實后依紀依法給予黨紀政務處分。

黨員、公職人員行政違法行為超過行政追究期限的,不再給予行政處罰;涉嫌其他犯罪行為超過刑事追訴期限的,不再追究刑事責任。應當追究黨紀政務責任的,紀檢監察機關應當進行調查,必要時可以要求有關司法執法機關協助配合,并依規依紀依法給予黨紀政務處分。如黨員干部李某2020年1月嫖娼,同年8月公安機關掃黃時發現了其違法行為,因已過6個月的治安管理違法行為追究時效,公安機關不得再追究其行政違法責任。紀檢監察機關收到公安機關移送的王某違紀違法問題線索及相關材料后,經立案審查調查,查明了李某嫖娼的事實,根據《紀律處分條例》第二十八條規定作出開除黨籍處分,并根據《政務處分法》第四十一條給予撤職或開除公職的政務處分。(蔡文斌)

黄版本樱桃app下载_樱桃视频看黄app下载